南湖新聞網

晉越集運app > 新聞 > 南湖視點 > 正文

《黃岡日報》:油鋪村傳奇

核心提示: 從有名的貧困村,到如今改頭換面的油鋪村,華中農業大學駐村工作隊秉持着“強基礎,興產業,惠民生”的工作真經,與村民們一同為這個小山村續寫傳奇。

1

(一)

油鋪村的傳奇,是從它的名字開始的。明明山青水綠人美,偏偏取了個讓人感覺油烏烏的名字。名字是有來歷的。幾百年前,此地曾是廣濟到安徽的驛站,熱鬧非凡。因街上有兩家榨油作坊,漸漸的,兩大油鋪成了村子的代指。等人們意識到“代指”不太雅氣時,可一出《蔡鳴鳳辭店》的黃梅戲唱紅了大江南北,遠近人都知道,戲裏漂亮能幹、風情萬種的柳鳳英是油鋪人。柳鳳英讓油鋪名聞遐邇,再想揭去“油”的標籤反倒不是油鋪村了,油鋪人認了,村名就這樣一代代地叫下來,叫多了,便也朗朗上口。

 俗氣的村名,並不影響村莊創造大氣磅礴、蕩氣迴腸的傳奇故事。東北邊的紅花寨,北邊的程晃嶺,西北邊的將軍山,東南邊的多雲山,隨便向村裏的老人一打聽,老人能侃上幾個時辰。程伯達墩,因教育家、語言文字學家程道衡和革命家程橋老而蓬“村”生輝,千古流芳,更別説這裏曾是革命的搖籃——第一屆黃梅縣蘇維埃政府就誕生在這裏。

2

輝煌的歷史,傳奇的故事,一個個響噹噹的人物,古往多少事,如今只在笑談中,封存在《縣誌》裏。解放後的油鋪村卻沉寂了。沉寂的原因,曾經的驛站,在蛛網似的鐵路、公路的重重圍攻下,結束了它的歷史使命;而四面環山的地理環境,阻礙了現代文明春風的吹拂;乾的沙土,種不出莊稼,濕的爛泥地,野茭叢生。總之,一個“窮”字了得,窮鄉僻嶺,窮困潦倒,成了村莊的顯著特徵。

 這個全縣有名的貧困村,始終是縣鄉政府不盡的牽掛。

(二)

2015年,春風吹進了油鋪村。

 這一年10月,省委派來了華中農業大學工作隊,駐村開展精準幫扶工作。油鋪村想沉寂都不成了。一場脱貧攻堅戰在這個貧窮、落後又閉塞的小山村,如火如荼而又井然有序地打響了。一支如椽大筆,為這個小山村續寫傳奇。

 “強基礎,興產業,惠民生”,這是華農工作隊駐村幫扶的九字真經。坡地生態散養土雞,綠色再生稻,生態果園,綠色蔬菜……近五年的時間裏,華農工作隊充分發揮高校智力優勢和科技優勢,引進一個又一個科技產業示範項目,培育支持產業合作社和龍頭企業,推動整村融合發展。修路,築橋,建廁,塘堰改造……油鋪村在沉寂了數十年後,迎來了人聲鼎沸、機器轟鳴。有聲音,便有了希望。

3

2017年,是油鋪村發展史上值得銘記的一年。

 這一年2月,苦竹鄉黨委派柳志安出任村支部書記。柳志安深知身上擔子的重量。可是,有什麼能比得上組織的信任和村民們的擁護呢?他帶領新當選的村兩委,把加強組織建設和作風建設擺在首位,下大力氣解決村民反應強烈的問題,牢記打鐵還需自身硬,處處以身作則,村子呈現出風清氣正的良好氛圍。

 這一年5月,在華中農業大學的大力支持下,駐村工作隊和村兩委制定出了油鋪村的發展規劃,明確了發展定位,那就是以山水為依託,大力發展生態農業、休閒農業,推進鄉村生態觀光旅遊。

 這一年8月,引進了青山綠水農業生態有限公司建設農業生態園,發展休閒農業。目前公司已投資2000多萬元完成了兩期開發,20多個品種的特色生態果園已經成形,葡萄、水蜜桃、雪梨、冬棗、桑葚等已開始採摘,百畝既能賞荷又能採蓮的荷花池散發着濃郁的清香,孔雀園裏500只孔雀展開美麗的彩屏,迎接遠近客人的到來。

4

依託青山綠水農業生態園,村民每年可獲得50多萬元的土地流轉收入和70多萬元的務工收入,10多户貧困户入園就業,油鋪村的產業佈局也因此而發生根本改變,為實現整村旅遊開發提供了有力支撐。

 油鋪的山水喲,正是因為你,才有了油鋪的傳奇!

 謙益農業與油鋪結緣的故事就是你另一個絕好的註腳,至今讓人津津樂道。湖北謙益生態農業公司種植生產生態稻,追崇自然農耕方式,嚴格秉持不施化肥、農藥和除草劑,要的是好山好水出好米。還在2014年,董事長李明攀考察生態稻種植基地,本來約好了去別的村,到了苦竹口走岔了路,一不留神來到了油鋪村,卻立即被這裏的原生態山水風貌迷住:這是塊未經雕琢的玉啊,正符合公司一切遵循自然的發展理念。從此,油鋪成為謙益農業生產基地最亮麗的名片,而油鋪人也收穫了600畝土地流轉收入和每年40多萬元的務工收入。

(三)

6月的一天,我跟隨苦竹鄉宣傳委員、副鄉長鬍專走進油鋪村。出縣城向北,沿着平整的城挪公路蜿蜒向上,20多分鐘,小車拐進了一排楚風禪韻街面盡頭的一個院落,油鋪村村委會到了。剛剛下過一場透雨,天地清洗一新,連呼吸的空氣都覺得甜絲絲的。胡專邊走邊興奮地説:“油鋪村神了,短短几年,成功摘掉了貧困村和軟弱渙散村兩頂帽子,全村貧困户已全部脱貧,去年被列為黃梅縣2019年度美麗鄉村建設試點村,今年又被列為湖北省2020年度美麗鄉村建設試點村。這速度,趕上火箭發射了。”

 説話間,村支部書記柳志安和華農駐村工作隊隊長塗俊才迎了出來。我們走進村委會大樓,一落座,我忙不迭地拿出紙和筆,請他們介紹經驗。兩位相互推辭,繼而微微一笑:不過盡了一點職責做了一點本分的工作而已,沒啥講的;不過,百聞不如一見,帶你去村子轉轉自己去感受吧。

 油鋪村隸屬苦竹鄉,位於黃梅縣北部山區。村子不大,耕地面積1520畝,山林面積1820畝,水面50畝。全村下轄9個村民小組,共323户1147人。城挪公路把村莊一分為二。

5

我們一行人走進了村東頭。涼風習習,樹葉滴翠,秧苗青秀,荷花綻放。再往裏走,就是青山綠水農業生態園了。彩虹西瓜在綠色的地裏探頭探腦,紅的黃的桃子在樹上擠眉弄眼,遠處的葡萄架,託清風捎話:再過一個月,我們也成熟了。勞作的村民或推車或提筐穿梭往來,臉上安詳而歡愉,看得出來那是生活豐盈後從心裏溢出來的滿足感。聽介紹,村民年收入增長很快,現人均每年達9052元。收入的提高,加上村子基本設施的改善和村容村貌的美化,如太陽能路燈亮了,村民家中用上了衞生潔淨的自來水;村路刷黑,人們結束了“晴天一身灰,下雨一腳泥”的苦惱;今年鄉村大舞台和文化廣場的竣工、使用,極大豐富了村民的文化生活,這些翻天覆地的變化,人們有什麼理由拒絕快樂?我都羨慕起這裏的田園生活了。

 柳書記手指公路另一邊——依舊是綠色打底,方塊狀的農田間,雨後春筍般地凸起樹木和房子。我知道與公路平行的,還有一條小溪河,只是被掩映在綠色葱蘢中。小溪河像快樂使者,從程晃嶺水庫一路奔跑下來,滋潤着油鋪盆地的良田沃野。“今年,我們將在小溪河東岸鋪建休閒步道,方便人們漫步、騎車、垂釣和觀光,到時會比你們城裏的一河兩岸還漂亮。”柳書記眉飛色舞地説。

 真好,我嘖嘖稱讚。不久的將來,我們這些蝸居在鋼筋水泥叢中的人,又多了一個週末的伊甸園了。

 塗隊長略帶遺憾地説:“可惜現在疫情尚未結束,還有種形式的脱貧,你無法親眼看見。”我問是什麼,塗隊長朗聲説道:“教育扶貧,精神脱貧。”

 孩子是國家的未來。華農在助推產業發展的同時,發揮高校科教優勢,堅持教育幫扶,阻斷貧困的代際傳遞。塗隊長扳着手指頭數開了,捐書、購買教學器材;“愛心媽媽”與留守兒童的結對幫扶;學校藝術團文藝下村;華農附屬學校和油鋪中心小學建立雙向互訪交流機制等等。三年來取得的成效,借用油鋪中心小學柳校長的話説,學生擴展了視野,增長了知識,更重要的是,華農讓學生感受到了愛的温暖和成長的力量。 

6

 柳書記補充道:“華農為油鋪村做的何止是教育,可以這麼説,村裏的每條路,每盞路燈,每個微笑的家庭,都凝聚着華農的汗水和智慧。沒有他們,就沒有油鋪村的今天。”

 環顧四周,我發現油鋪村的地形像一方硯台,四周羣山逶迤,中間平坦。忽然明白了,村子為何總能書寫傳奇。比起往日傳奇,我覺得“綠水青山,便是金山銀山”更傳奇,因為它是所有油鋪人的創造。

點擊閲讀原文://mp.weixin.qq.com/s/IUmX6ktumabvcwTvOWIgEQ

責任編輯:黃雅姿